陈一佳:美亿万企业倒闭,创投业敲响警钟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一(手机广告位)

说到创业,我们听过太多屌丝逆袭,白手起家成亿万富翁的传奇,但很少有人会去谈论一下,创业背后的失败故事。而其实从失败中,可能我们可以学到的更多,而且很多造成失败的原因还曾经被看作骄傲的资本,这在刚刚破产的美国创新公司Quirky身上表现得特别明显。


陈一佳:美亿万企业倒闭,创投业敲响警钟


Quirky一度在美创投届叱诧风云,总共获得1.7亿美元的投资。“打破常规的人、创客、创业者(Breaker、Maker、Founder)”是Quirky的创始人本·克夫曼(Ben Kaufman)对自己的评价。从纽约州滑雪度假胜地Vermont走出来的他,从小就有颗“老板”心。从高中,就开始了自己的创业路。


2002年,15岁的克夫曼创建了自己的第一个公司:bkmedia,一个专门制作和播放婚礼视频的网站。2005年克夫曼的第二个创业项目Mophie诞生了,这回不再是高中生的小打小闹,他拿着父母房贷省下的钱做启动资金,全新投入到为iPhone和iPod的套壳制作中。和其他手机壳不同的是,mophie增加了可以供手机充电的电池。这一设计,获得了2006年MacWorld大展的“Best of the show”奖项,同一年大一的他正式辍学。2007年,Inc杂志将Ben誉为“美国30岁以下最棒的创业家”,这时的克夫曼刚刚20岁。


陈一佳:美亿万企业倒闭,创投业敲响警钟


2009年,克夫曼创建了Quirky,也已是他的第四个公司。说到Quirky,克夫曼依然充满自豪,说Quirky让他可以为创意和创造赋予力量;让178个国家的创客群体,获得展示的平台和成功的渠道;让他还清了父母借他的钱;更让他收获了一生的创业伙伴——也是她的太太尼克·克夫曼(Nikki Kaufman)。


Quirky确实辉煌过,几轮融资募集1.7亿美元,投资者中有Andreessen Horowitz Fund、RRE、GE Ventures等一线机构。而Quirky的平台,召集了世界各地,110万创造者,每周涌现超过4000个新想法,其中的佼佼者通过Quirky变成了新奇的产品,并出现在百思买,Target等美国大型零售商的货架上。通用电气(GE)、美泰(Mattel)等制造商也成为Quirky的合作伙伴,让这些创意想法,出现在他们的生产线上。


这些辉煌让Quirky一时成了时代焦点,Sundance电视频道甚至以Quirky为名,围绕该公司制作了一档真人秀节目。而26岁的克夫曼,更登上福布斯35岁以下最具潜力的CEO榜。


而这些辉煌也成了Quirky发展的负担。9月22日,Quirky申请破产保护后,很多人开始讨论它失败的原因,有人认为其子公司Wink(智能家居系统)连累了Quirky;也有人认为其扩展的太过激进,导致资金链出现问题。中国的柴火空间创始人潘昊则告诉笔者它认为Quirky:“产品太多、无法管理”。


陈一佳:美亿万企业倒闭,创投业敲响警钟


Quirky每年推出超过50个新产品,要负责他们从制造、销售、和推广上各个方面的工作。这对一个创新企业来说,绝对意味这不可想象的巨大压力。要知道,连苹果这样的巨型公司,也不过一年推出一两款新手机,新平板,好几年才有个新型产品。用创投机构Bolt创始人Ben Einstein的话来说,无疑是手臂上粘羽毛,逼自己飞的状态。这样的模式让整个Quirky步上快跑道,从设计,到市场推广方案,再到为零售商定制,一切都在抢速度。造成Quirky推出很多很棒的产品第一代后,迅速转向其他创意,根本来不及做产品改良和长期维护。而精品都是要时间打磨的。


这样的经营策略,不但让Quirky变成了疲于奔命的拼命三郎,也让消费者无所适从。因为产品太多,没有某个产品建立起长期的用户纽带,最终没有让Quirky能够一直走下去。造成Quirky采用这样模式的,可能是克夫曼的野心过大,也可能是投资人寻求增长之心太急。让我们更清楚,可能钱多未必是好事,盘子铺得太大,未必就能走得长久。真正的成功,可能还是需要明白“少就是多”(less is more)的到底,用专注和专一,让自己走得更加长久。


文/陈一佳 《创业美国》栏目制片人,微信公众号:创业美国(chuangyemeiguo)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陕西富平县资讯 » 陈一佳:美亿万企业倒闭,创投业敲响警钟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二(手机广告位)
赞 ()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三(手机广告位)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四(手机广告位)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五(手机广告位)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