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拐女寻亲18年养怙恃哺育辛劳却易遁制裁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一(手机广告位)

  12月12日傍晚6点,陕西省富平县城关镇派出所,娜娜坐在沙发上忐忑不安地等待“认领”。一个中年妇女推门进来,眼光在娜娜的好友王娟身上扫了一下后,就一直落在娜娜身上。王娟心中猛地一跳——在那妇女的眉眼之间,她似乎找到了娜娜的影子。

  中年妇女径直走到娜娜跟前,轻唤了一声:“你是我的娃娃吗?让我看看你右手食指。”娜娜伸出右手,食指指甲盖残缺,中年妇女轻抚着娜娜的右手又说:“能让我看看你左边的眉毛吗?”娜娜撩起头发,她左眉眉梢处有一道很细的伤疤,外人根本注意不到。

  “18年前,”娜娜的母亲回忆说,“1985年的11月23日晚上8点多,我们给村里一家人帮忙盖房子回来,突然发现娜娜不见了!”夫妇俩赶回家时,家中只剩下娜娜的几件旧衣服,委托照看孩子的“熟人”也不知去向。夫妇俩发疯般四处寻找,却再没有见到聪明可爱的女儿。

  为找回女儿,娜娜的妈妈开始四处打工,只想挣了钱去找女儿。娜娜的父亲则扒煤车跑到外边去,四处寻找女儿。娜娜的妈妈总是说:“我知道我娃在世上,她会回来的。”每年打拐活动时,娜娜的母亲都会去验血登记,可是女儿如同被蒸发的水汽一样无影踪。

  娜娜懂事早,知道这里不是自己的家,也知道自己原来的名儿叫娜娜,被拐卖时穿着的衣服,她偷偷地藏在身边。当小伙伴们嘲笑她是“拾来的娃”时,她就觉得特委屈,心中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。养父母家还有4个哥哥,娜娜在这个家中说不上快乐。逢年过节,小伙伴们穿着新衣服,热热闹闹地放鞭炮时,她却躲在家里哭泣,抱着自己被拐卖时穿的黄绿相间的绒衣。

  养父母家还有4个哥哥,家境并不宽裕,娜娜只能上完小学。按照当时当地的习惯,外出打工的女孩子并不多,但娜娜一门心思想出去打工,她渴望自己见多识广、多挣点儿钱,以便能找到亲生父母。她说:“如果呆在农村,我这一辈子也不可能找到亲生父母。”17岁时,她离家到焦作打工,替人卖服装、在餐厅洗盘子、进饭店当招待,她无时无刻不忘打听有关陕西的事情。由于经济能力有限,她一直没找到很好的寻亲办法。

  为了增强见识,好强的娜娜还报名进修大专课程,一边学习一边打工。她从没放弃过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,光是地图册她就买了5本。5岁以前的一些记忆还残留在她脑中,被拐卖到河南没多久时,村子里来了一个陕西大妈,她听到小娜娜浓重的陕西口音,笑着说:“这小孩肯定是我们陕西的。”小娜娜把这句话牢牢地记在了心里。“我只记得我家好像在‘杜村’,”娜娜说,“毕竟离家时太小,更详细的东西不知道。”

  2001年,生活的转机来了。她应聘到设在焦作的海南安普电器有限公司工作,由于能力出众,娜娜很快成了公司的一名业务经理。2002年2月16日,是养父母给她登记的26岁的生日。按规矩,公司在每位员工过生日时都会送生日礼物。这天,同事们聚在一起庆祝她的生日,在这喜气洋洋的时刻,她突然泪流满面,她说:“你们今天都来庆祝我的生日,可是我的生日是哪一天我都不知道。”她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同事们。娜娜说,“那一刻,我真的特别想我的亲生父母。”

  公司总经理宋玉东非常同情娜娜,他咨询自己的朋友———一位律师王娟。王娟也被这个故事打动了,随后他们帮助娜娜到公安局报案,负责承办此案的焦作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五大队春大队长说:“我们一起努力,一定帮助娜娜找到家!”

  地图册都被翻烂时,娜娜也终于在陕西省富平县的地图上查出有个叫“杜村”的地方。根据娜娜提供的线索,焦作市公安局立即给陕西警方发出协查通报,同时求助富平县电视台,电视台于12月6日开始无偿播放寻人启事。

  5天后,12月11日晚10点,电视台播放时,娜娜的全家看到了,她妈妈一下子哭了起来:“这就是我的娜娜!”他们立即给派出所打电话。电话从派出所到焦作公安局,再到王娟律师,到宋玉东总经理,到娜娜手上。当晚11时左右,娜娜和分开了整整18年的父母终于通话了!

  次日,王娟、宋玉东与春大队长一起陪娜娜从焦作赶到富平城关镇派出所,确认是娜娜的父母后,晚上娜娜回到了家乡——蒲城县原仁乡一个小村庄。一夜无眠。娜娜依偎在母亲身边,讲着自己的故事,又哭又笑。12月13日下午,娜娜在西安上学的妹妹也赶过来看姐姐,两人不免又是一阵唏嘘感叹。

  记者问及她以后的打算,她表示先继续在焦作的公司工作,如果西安有适合自己发展的环境,她会回来的。面对警方接下来要进行调查的18年前发生在她身上的那宗人口拐卖案,娜娜矛盾重重:“恨死了那个人贩子!”但她同时希望不要伤及她的养父母,毕竟18年的养育之恩是怎么也割舍不下的。

  王娟律师说:“至于18年前的那起被拐案,就我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,是有追诉时效的。因为贩卖娜娜的人贩子贩卖了多人,情节严重,像这样的情节严重的人口贩卖,最高追溯时效是20年。另外,如果现在来追究娜娜养父母的责任,尽管在法律上可以酌情裁定,但娜娜一家也终究难于接受的。如果娜娜不希望追究她养父母当年的刑事责任,那么这18年的关系,娜娜的养父母和她就属于抚养人与被抚养人的关系,她相应地就要尽到赡养责任。”

  娜娜告诉记者,她接下来面对的将是——如何把她找到亲生父母的这件事告诉她养父母。据了解,尽管陕西、河南等地的媒体把这件事都炒开了,但她养父母身处偏僻的农村,目前对这一切尚不知情。娜娜表示,亲情之血,养育之恩,养父母的恩情她不会忘记,等她病好了,就回新乡,把这一切告诉养父母,并希望养父母不要因此伤心难过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陕西富平县资讯 » 被拐女寻亲18年养怙恃哺育辛劳却易遁制裁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二(手机广告位)
赞 ()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三(手机广告位)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四(手机广告位)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五(手机广告位)

评论